你的位置: 主页 > 开奖直播 >

陈博士说园林|“鹿台与摘星楼”——《封神演

更新时间:2019-10-12      

  《封神演义》一般俗称《封神榜》,又名《商周列国全传》《武王伐纣外史》《封神传》,是明代许仲琳(存在争议)创作的长篇小说,约成书于隆庆、万历年间。

  园林是《封神演义》中独具特色的场景,同时也是含义丰富的小说意象。诸如鹿台、摘星楼、桃园、御花园等意象,它们虽然不是作者描写的重点,但也无法让人忽视其对于文本叙事的重要作用。

  小说对园林环境的描写不太突出,园林的功能性便进而得到强化,而当一个园林意象兼具多种功能后,便自然会呈现出多种含义。

  在《封神演义》中,园林空间的存在更多地表现它的功能性,园林的出现不但限制小说角色的活动空间,而且为在这一空间内发生的故事增添独特的深层含义。

  京城朝歌的鹿台和摘星楼是作者着力描写的两座园林,它们作为纣王生平的见证者,自身也包含了“享乐”“理政”“淫欲”与“死亡”等多种功能与含义。

  第一次妲己将好姐妹琵琶精的原形“玉石琵琶”保存在身边,理由是以便于纣王早晚取乐;当笔锋转至下一场景时,又是以纣王和妲己在摘星楼的宴饮作为引子,而在同一时间,姜皇后的宫人正为皇后冤死而忧伤,享乐场景被蒙上一层阴霾。

  妲己发明了虿盆(将人投入毒蛇毒蝎坑中)这一酷刑,当虿盆建成后,纣王在摘星楼的享乐项目便多了一项“看毒蛇咬食宫人为乐”。

  另外,纣王应妲己的要求,在摘星楼下两侧建“酒海”“肉林”,其娱乐功能已经不再单纯,而是上升为暴虐凶残,至此,摘星楼意象的这一特性被抬高到顶点。

  第二十五回纣王在摘星楼得到鹿台建成的消息,从这一回开始,摘星楼的享乐功能被弱化,鹿台分担了曾经在摘星楼上举行的娱乐活动。

  鹿台刚刚落成,作者便连写了两个宴饮场面,一个是第二十五回纣王夜宴群妖,这是鹿台上最大规模的宴饮场景之一,也是当初妲己诱骗纣王建台的说辞的兑现,这次宴会经妲己的导演变得荒谬不堪:众狐妖酒后现形,被比干追踪后剥皮做袄袍献给纣王,此时的纣王正和妲己在鹿台赏雪,香港白姐图库!看似欢快的气氛中顿时多出了妲己为报子孙之仇的怨恨。

  还有第五十二回和第六十六回,纣王与美人饮酒享乐时,两次昏睡,第一次听到太师托梦,第二次听到皇子殷郊托梦,二人都希望纣王勤政爱民,当纣王疑惑之时,又被妲己等劝说而放弃了。

  “台”的存在使统治者享乐的需求和伦理的要求构成了尖锐的矛盾,小说中文王的“灵台”和纣王的“鹿台”是一组鲜明的对比,二者的建造有着本质上的不同。

  首先,灵台建造的目的是“占风候,验民灾”,其出发点是为民福祉,与鹿台建造的享乐目的截然不同;

  其次,文王招工采取自愿原则,体现民本思想,而鹿台的建造则完全依靠强制,象征强权压迫;

  最后,灵台的建造是必须为之,符合礼法要求,而鹿台的建造则是统治者的恣意妄为,背离礼法制度。

  摘星楼、鹿台的享乐功能将纣王身上所携带的“罪恶”具体化,从而形成“沉迷享乐—无暇朝政—荒淫无度”的递进关系,这一含义链经过多次描写产生极强的批判效果,同时作者又将妲己、费仲、尤浑等的诱骗因素加入其中,又形成了“沉溺享乐—奸佞蒙蔽—亡国前奏”的因果关系,使这二者意象的含义更加深远。

  当摘星楼的享乐功能被弱化后,它与朝政的关系便被加强。鹿台建成后,纣王在摘星楼得到臣下的奏报往往都是全书叙写的重要节点:第二十一回费仲、尤浑奏报姬昌私逃;第二十五回比干奏报文王造反;第三十回姚中奏报武王即位;第五十六回韩荣奏报邓九公父女归顺武王;第六十二回纣王得知苏护归降

  随着情节的推进,殷商损失的重要大将逐渐增多,这势必造成殷商不久后的灭亡。一直到第八十五回周朝军队攻下临潼,朝歌危在旦夕,纣王听到奏报的地点被转移到鹿台上;第八十七回周朝军队到达渑池,纣王再次从鹿台上得到战报。

  这两回中的空间安排十分紧密,叙事节奏骤然加快,纣王在鹿台宴饮时听到战报继而移驾前朝,开始理政,这样以进为守的叙事方式颇为巧妙,纣王也在短暂的觉醒中做着有限的挣扎。

  第八十九回飞廉报捷,纣王下诏犒赏三军,当晚鹿台又上演了敲骨剖腹的戏码,殷商的灭亡已在眉睫。

  摘星楼和鹿台本是享乐的场所,纣王将理政功能加在其中,通过混淆建筑功能而达到反讽的效果。

  鹿台建成后,摘星楼和鹿台的主要功能形成一定的分离,使得全书结构达到平衡,可当叙事到达最后的高潮时,理政功能被转移到鹿台上,这样,鹿台意象的多义性便被凸现,其深刻性便也随之而来。


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今天晚上开什么| 香港正版挂牌| www.790438.com| 吉利心水论坛| www.bc15.com| ?伯?论坛| 水果奶奶高手论坛| 香港本港台| www.14192.com| 脑筋急转弯| 六和最新开奖结果|